关灯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转帖] 千万年月亮清幽的光,见证着人间悲欢、生命传奇

[复制链接]
yexuqing 发表于 2020-11-14 20: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千万年月亮清幽的光,见证着人间悲欢、生命传奇

2020-11-14 09:1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文学报

关注


原创 安宁 文学报

千百万年以来,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但月亮,这将清幽的光遍洒荒野、草原、城市、村庄和古寺的月亮,这见证着人间悲欢、生命传奇的月亮,却始终一言不发。

有 月 亮 的 夜 晚

文/安宁

十月末夜晚的闽西山区,重峦叠嶂泼墨一般,与漆黑的夜色融为一体。车在不知有多少道弯的山路上,犹如一条幽灵般的长蛇,无声无息地蜿蜒向前,并发出静谧的嘶嘶的声响。长途跋涉让我有些劳累,而灵蛇山又不知何时抵达,在车驶入又一个新的漫长无边的隧道之前,我终于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一丝沁凉的风,自车窗的缝隙中吹来,仿佛暗夜中忽然绽放的花朵,缕缕香气从娇嫩的花蕊中溢出,浸入身体每一个敏感的神经末梢。睁开眼,吃惊地发现,一轮硕大的橙红的月亮,正离我如此之近,似乎只要打开车窗,就触手可及。它羞涩地躺在群山之间,将视线好奇地投向人间。人间有什么呢?似乎什么也没有,除了它自己洒下的漫山遍野温柔的月光。

山路盘旋向前。于是那轮月亮,便时而化作摇篮,静谧地悬挂在天际;时而躺在前方公路的尽头,调皮地等待我们的车开近;时而与我们捉迷藏,躲到天窗的上方;时而隐入深山,并在一个拐角,猝不及防与我们相遇。俯视人间,我所乘坐的汽车一定像一只离开家族的固执的瓢虫,或者迟迟不肯睡去的孤独的飞蛾,沿着阒寂无人的通向无尽远方的公路,做一场长途探险似的飞行。月亮于是一路追逐着它,逗引着它,并因酣眠的人间竟然还有陪它夜行的生命,而觉得快乐。

有那么一刻,我希望我们的车永远不要抵达终点。我不想看传说中的灵蛇山,因为月光下的每一座山,都已幻化成舞动的精灵。我也不想见山中隐居的僧人,因为跟着月亮飞翔,内心比僧人还要自由。至于期待的万千繁星,它们正在我的头顶熠熠闪光。此时的风,也是轻的,似乎怕惊醒了沉睡中的蜻蜓、鸟雀、松柏、湖泊。就连河流也静寂无声,像一只屋檐上的猫,穿越月光笼罩下的村庄和农田。如果酣眠中的大地也有梦境,那梦一定是柔软的,飞翔的,轻盈的,花瓣一样细腻光滑的。仿佛月亮有一支魔法棒,轻轻一挥,整个世界便瞬间陷入深深的睡眠。大地宁静,月光温柔,生命在睡梦中发出轻微的战栗。

我因这一轮清幽又热烈的月亮,想起了许多个有月亮的夜晚。

有一年临近春节的冬天夜晚,我在北京五环外人烟稀少的途中,路过一小片树林。积雪尚未融化,一群乌鸦忽然扑棱棱飞起,惊落满树晶莹的白。月亮镶嵌在天窗上,从未离开。这是一片荒野,道路两旁高大的树木,在月光下静默无声。侧耳倾听,有风声自树梢上簌簌传来,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轻轻拍打着什么。大大小小的鸟巢,像一团团幽静的暗影,栖息在高高的树干上。每一个巢穴,都是一个宁静的家园,有等待爱人的妻子或者丈夫,也有渴盼父母的嗷嗷待哺的婴儿。只是此刻,它们都睡着了,万籁俱寂,了无声息。只有车驶过不平整的马路,发出一声愧疚的颠簸。除此之外,便只有人细微的呼吸,在夜色平缓的流动中,怕惊扰了什么似的,蹑手蹑脚,进进出出。而月亮,则在长达两个小时的行驶中,一直透过天窗,将洁白的月光,洒落在我的左手上。我伸开掌心,注视着这一小片游动的“水银”,看它含着笑,那笑是清甜的,活泼的,山涧的溪水一样,带着湿漉漉的凉意,沁入我的肌肤。我和开车的朋友,一路注视着这一小片月光,彼此微笑着,却什么也没有说。

又一年,在成都湿热的夏日夜晚,我关了房间的灯,坐在26层的飘窗上,俯视整个灯火通明的城市。四周一片寂静,仿佛有一条星光璀璨的河流,正缓缓穿越整个城市。草木繁茂,雨水丰沛,桂花树在湿润的夜晚向疯里长。每一个角落里都是生命,拥挤的生命,密密匝匝的生命,尖叫的生命。而我,坐在高处,倾听着这一场人间的隐秘,仿佛一个通灵师,忍不住想要抬头仰望上苍。我就在那一刻,看到一轮浑圆的月亮,挂在高高的夜空。

这是一轮贪恋人间烟火的月亮,所以它圣洁却又不失妩媚,娇羞却又不乏野性。每一点暧昧的月光洒落下来,都会导致一桩人间的引诱事件。于是,湿漉漉的夜晚,草木们想要一场可以放肆尖叫的爱情。昆虫们匍匐在茂密的草丛里,被月光撩拨得蠢蠢欲动,它们想冲破黑黢黢的夜色,飞到月亮上去,它们想大声歌唱,就像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大合唱。它们想在人类的睡梦中,完成生命的交接。

一只岷江上的蜉蝣,此刻就在这撩人的夜色下,完成了它存活于世的唯一的使命——婚配。就在短短的数小时内,它们浪漫地在江面上飞翔,歌唱,絮语,产卵,而后生离死别,永不再见。此时,桂花尚未绽放,枇杷早已上市,桃子鲜嫩欲滴,夜市上有醉鬼摇摇晃晃地走过;而一只蜉蝣,却在月光下,尖叫着度过了它完美的一生。没有人听到它的叫声,犹如万千植物在潮湿中完成的爱情的宣言,也没有人听到。只有一个倚在高楼上的人,和一轮风情万种的月亮,无意中瞥见了这一场狂欢。

千百万年以来,一切都在发生变化。植物消亡,动物灭绝,人类死去,但月亮,这将清幽的光遍洒荒野、草原、城市、村庄和古寺的月亮,这见证着人间悲欢、生命传奇的月亮,却始终一言不发。

新媒体编辑:何晶

配图:摄图网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


回复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1257威望

45110盟币

3734关注

7457粉丝

51991帖子

排行榜
作者专栏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登录后可将在线时长兑换成盟币 ,连续在线 [1] 小时后,每小时 [0.5] 盟币.
×

你已累计兑换次数 0

你已累计兑换积分 0盟币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4000-000-000

公司地址:

运营中心:

邮编:

Copyright   ©2005-2020  科学网Powered by©Kxue.net    ( 粤ICP备14074656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