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资讯] 澳洲大火烧出水源供应问题

[复制链接]
死侍 发表于 2021-11-22 11: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澳洲大火烧出水源供应问题

澳洲大火烧出水源供应问题





当大量的灰烬冲入河流、水坝,最后再进入海洋时,它们可能会污染供水,还会造成水生野生动植物的死亡。

在澳洲新南韦尔斯州的雪梨,科学家担心当大火席卷了大片受干旱侵袭的土地后,随着终于落下的雨水,烧焦的残骸会被冲入河流、水坝以及海洋中,导致野生生物死亡,甚至污染如雪梨等大都市的饮水供应。

雪梨的海滩已经连续数周有灰烬、煤灰和焦黑的桉树树叶聚集,它们充塞于波浪之间,随着浪潮被拍打上岸。 这些来自西部森林地区大火的残骸,和野火刺鼻的烟雾一同被风带过来,让澳洲最大的城市在去年12月大多都笼罩在雾霭之中。

不过被风吹来的残骸,只占当倾盆大雨发生时,可能会被冲入河流的大量残骸中的一丁点儿。 截至本文在10日发稿时,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地区(比葡萄牙还大)已经被烧毁,大部分位在澳洲大陆的东南部。 其中包括了被称为集水区(catchments)的土地,雨水就是从这里踏上它进入特定河川、湖泊或水坝的地球之旅。

这是澳洲史无前例的一场生态浩劫,它会对水源供应、海岸生态系,以及如鸭嘴兽(platypus)等澳洲代表性野生生物赖以生存的淡水河流带来麻烦。

「这种规模的混乱几乎肯定会影响生物多样性。 我是非常担心淡水生态系统所受到的影响。 」堪培拉大学(University of Canberra)的淡水生态学家罗斯. 汤普森(Ross Thompson)说。

「在这么猛烈的火势之下,(被烧地区的)所有东西差不多都没了。 所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当降雨来临时,一大堆灰烬和垃圾就会毫无阻碍地冲入我们的集水区。 」新南韦尔斯西雪梨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的生态学家和环保主义者瑞奇. 史宾塞(Ricky Spencer)补充说。

藻类繁生祸及鱼类

最大的忧虑之一,是各水路突然涌入的营养盐可能会引发「黑水事件」,它是由大量生长的蓝绿藻(blue-green algae)──又称为蓝绿菌(cyanobacteria)──所造成。 氧气之后会下降到危及其他水生生物的浓度,可能导致大量鱼群死亡,还会影响到如泽龟(freshwater turtle)等物种。

农业径流水引起的藻华(bloom)加上持续发生中的旱灾,造成了去年夏天新南韦尔斯西部河流里数百万条鱼的死亡──大部分是圆尾麦氏鲈(Macquaria ambigua)和墨瑞鳕(Maccullochella peelii ),这两种皆是澳洲重要的休闲用鱼。 不论如何在今年遭受旱灾的水路都很可能也发生藻华,不过史宾塞担忧情况会因为野火而恶化。

「这些藻华可能会一直持续,直到我们开始看到沿着河流系统出现一些生长物,或是下了一场很大的雨。 」他说。

有些研究也显示火灾会导致汞释出到径流中,雪梨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 in Sydney)和雪梨海洋科学研究所(Sydney Institute of Marine Science)的环境科学家凯瑟琳. 达逢恩(Katherine Dafforn)补充说,

「在受灾集水区内的湖泊里,曾发现鱼身上含有比标准集水区的鱼更高浓度的汞。 」她说,如果吃下食物链顶端的鱼可能会影响人类健康。

水坝里的藻华可能导致如雪梨和墨尔本等大城市的水源供应出现严重问题。 瓦拉甘巴水坝(Warragamba Dam)就位在雪梨西边, 为370万人口提供饮用水。 不过在它集水区内或外围的巨大野火,目前已经烧掉超过598平方公里大的森林。

大火已经烧掉森林内「集水区重要部分的80到90%,」斯图尔特. 卡恩(Stuart Khan)说,他是雪梨新南韦尔斯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UNSW)的工程师,研究水处理过程中的污染物。

受污染的水

2006年发生在集水区的野火,很可能导致了当地水坝在2007年出现长达数个月的藻华,而目前发生的野火规模更大。

饮水供应里出现藻华之所以会很麻烦,有几个原因。 藻华所引起的脱氧作用不只会造成鱼群死亡,还会让铁和锰元素溶解,让水的味道、气味和颜色变差。 蓝绿菌也会制造出让水产生霉味或土味的化学物质。

在罕见的情况下藻华会产生危险的蓝绿菌毒素(cyanotoxins),它们「需要极高的注意力才能找到,还要仔细观察有哪些东西在这些水库里生长,」卡恩补充说。 虽然他认为在雪梨不太可能有公共卫生问题,但他的确担忧要维持污水处理厂运作会面临的挑战。

「我们不习惯有很大量的蓝绿菌和灰烬进入我们的污水处理厂...... 处理过程可能会被拖慢许多。 」他说。

在目前的旱情下,雪梨的水源供应已经负荷过重,必须使用海水淡化厂支持。 如果对瓦拉甘巴水坝的水处理速度变慢,可能会造成暂时性但严重的缺水,以及严格的干旱限水。 整个澳洲东南部构成集水区的森林地区都已经被烧毁了,大火危机又可能还要持续好几个月,所以东南部各地许多都会中心的饮水供应,可能到夏季结束前都会受到影响。

鸭嘴兽好热

野火可能会对澳洲的河流系统带来更进一步的严重影响,这会加重对拥有鸭喙的鸭嘴兽的威胁。 失去了牠们栖息的小溪和水塘周围可遮阴的植物后,水温可能会上升到牠们无法忍受的程度──通常是摄氏28.3度以上。

「鸭嘴兽是奇特的小生物,特别是牠们没有任何方法能摆脱热。 牠们对温水唯一的反应是坐在巢穴里,希望事情过去。 」汤普森说。 在20年前可怕的千禧年干旱(Millennium Drought)期间,许多鸭嘴兽就只是退到巢穴然后死在里面,他补充说。

今年的旱灾甚至更糟,澳洲气象局1月初指出2019年是有纪录的120年以来最干和最热的一年。 鸭嘴兽的分布范围位于澳洲东部,其中北部和西部区域的鸭嘴兽可能会局部地区灭绝(locally extinct),汤普森的研究指出,这是在气候变迁下未来非常可能发生的状况。

「情况变得很像是牠们正在被凌迟处死,」他说:「千禧年干旱重创澳洲许多淡水生物群,许多案例指出牠们从未复原,而现在又有这么大片区域的火灾...... 这是非常要紧的事,我们肯定会失去一些物种。 」

守望海洋

最终那些冲入河川的灰烬、煤灰和沉积物会流入海洋,不过相较之下野火对海洋生物影响的研究很少,也不确定的多。

「这些火灾的规模之大是前所未有的,而我们在海滩看到海浪浮载着灰烬和煤灰的景象,显示了水层中灰烬的浓度非常高,所以在那些地区极可能出现居部性的影响。 」新南韦尔斯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爱玛. 强斯登(Emma Johnston)说。

残骸不是一定要有毒才会造成麻烦,微小的颗粒也会堵塞鱼类的鳃,以及如贻贝、海绵动物和珊瑚等滤食性动物的觅食器官。

虽然检视木炭和灰烬对海洋生物的影响,以及野火可能产生的毒素等的研究很少,但它们当然可能有危害,强斯登补充说,而且进入海洋的营养盐也可能会导致藻华。

谢天谢地的是,澳洲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目前还未受到影响,因为火灾中心现在已经更往南移,而洋流也把水带向南方,远离了礁区。

复原缓慢

虽然对于煤灰和灰烬对海洋生物产生的影响目前所知甚少,但若暴露的浓度够高是可能产生各式各样的冲击,昆士兰唐斯维(Townsville)澳洲海洋科学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Marine Science)的安德鲁. 内格里(Andrew Negri)说,他研究的是采矿产生的煤尘对大堡礁的危害。

举例来说,遮蔽效应会限制能够抵达海洋植物的光,阻碍其生长。 或者是颗粒可能含有金属、硫,或是叫做多环芳香烃(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的化学物质,它们能溶解在海水中让海洋生物中毒。

无论澳洲的海洋和淡水生态系统最后会受到多大的伤害,要修复它可能得花数十年。

「引人注意的事是这些大火的影响会持续这么久,」汤普森说:「这些系统复原所需要的时间,特别是在水源供应方面,大约是十年。 这点很重要,因为雪梨和墨尔本的集水区在最近的大火事件中受创都很严重。 」




回复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45威望

44082盟币

2关注

5粉丝

2432帖子

排行榜
作者专栏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登录后可将在线时长兑换成盟币 ,连续在线 [1] 小时后,每小时 [0.5] 盟币.
×

你已累计兑换次数 0

你已累计兑换积分 0盟币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4000-000-000

公司地址:

运营中心:

邮编:

Copyright   ©2005-2020  科学网Powered by©Kxue.net    ( 粤ICP备14074656号-1 )|网站地图